乌鲁木齐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材料

刘建华工程建设浪费谁埋单

来源: 2018年08月07日

刘建华:工程建设浪费谁埋单

最近,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花费4000多万元装修的办公楼,由于楼体严重超负荷而成为危房的比较抓人眼球。近些年,因偷工减料等原因导致楼歪歪、桥脆脆、路坑坑之类的豆腐渣工程层出不穷,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了,而因过度装修造成办公楼装修死的事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建造也罢,装修也罢,只要涉及公共财政,是公家掏钱

刘建华工程建设浪费谁埋单

,一掷千金的铺张花费俯拾皆是:一些地方觉得三星级的公厕标准还不够上档次,竞相建造五星级公厕,有的由于付不起维护费用而闲置的星级公厕住进了人;一些政府官员特别偏爱所谓一百年不落后的大、洋、奇的地标建筑,甲地建造了500多米高的摩天大楼,乙地就要建600多米高的。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我国在建的摩天大楼总数已经超过200座,预计未来3年,平均每5天就有一座摩天大楼封顶。办公楼的豪华与否,也成了各地展示形象的重要标准,不光一些城市热衷于建豪华办公楼,一些乡镇、村委会的办公楼同样金碧辉煌,堪比五星级酒店。为了展示新农村的美好形象,不顾自身条件盲目建造住宅别墅导致房屋闲置、破败的现象并非个例。为了招商引资,动辄圈出几百亩、上千亩的土地(甚至是耕地)建开发区、工业园区的事也时有发生,许多招不来商、引不到资的工业园区,占的地、盖的楼、建的路只能撂荒。

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处处都是大工地,其中不乏政绩工程、形象工程、面子工程。不夸张地说,工程建设领域的铺张浪费是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旅游之外的又一大浪费。一位建筑学家曾说,在西方发达国家不可能出现的建筑业的铺张浪费,正在中国大张旗鼓地上演。

权力监督缺失、财政预算不透明、决策盲目随意、追求个人政绩、唯GDP是举、问责乏力等,是造成工程建设领域尤其是公共投资建设领域铺张浪费的几大原因。

财政预算不公开、不透明,为许多工程增加成本、远超预算提供了方便,反正是公家的钱,愿花多少花多少。海南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楼的装修经费从1800多万元一路增至4000多万元,便是典型例证。

公众对权力监督的缺位,相关监管部门的形同虚设,使许多工程的可行性研究和论证、审批资金使用、招标投标、建设过程等各个程序,实际上基本都由领导说了算,长官意志决定着公共建设,加之一些官员的急功近利、好大喜功,造成了我国政绩工程、形象工程遍地开花,豪华办公楼、行政区层出不穷。决策盲目随意、追求个人政绩、唯GDP是举,在工程建设领域造成的恶果之一,就是建筑质量差、寿命短、能耗高、重复建设多。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历史比较悠久的国家百年建筑比比皆是,而我国建筑寿命只有二三十年的原因所在。决策性浪费、建设性浪费已成我国铺张浪费的主要方面。当然,这类工程中隐含的巨大利益,也是许多贪欲者不惜浪费公共财产而大兴土木的重要原因。

工程建设领域的铺张浪费究竟耗费了多少资金,这个账没人算过也无法算得清。单从我国每年新建面积达20亿平方米,使用了世界上40%的水泥、钢筋,建筑的平均寿命却只能维持25至30年的情况来看,浪费就足够惊人。而公共建设领域的铺张浪费更是直接耗费了纳税人的巨额资金,但多年来几乎没有人为这类浪费行为埋单。

谁为巨额浪费埋单这一问题不解决,工程建设领域乃至其他方面的铺张浪费顽疾就难以治愈。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