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装饰

世界权威景观大师解读景观文化

来源: 2018年11月24日

世界权威景观大师解读景观文化

景观设计师是造园师,是装饰城市的设计师,是美化城市的美容师,这是大多数人给景观设计师的定位。而这种观点在佩里霍华德、盖格和俞孔坚眼里是行不通的。

从哲学的视角出发,任何事物之间都有着必然的联系,事物之间先有联系后有发展。这种哲学思想用于景观设计学是恰如其分的。在2006中国景观设计师大会上,佩里霍华德、盖格和俞孔坚的激情演讲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新世纪的景观设计,是在旧文化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新景观不能忘记旧文化,新景观必须从神话中走出来,趋向人文主义,才能让新生活充满生命的活力。除此之外,这些世界权威的景观界精英还传达了什么文化理念?请允许我们一一细数。

从神话趋向人文主义

现在,景观设计到了从神话趋向人文主义的时候了。佩里霍华德这样说。

景观设计行业要求设计师能将文化和环境融入到可持续发展的环境之中,这是佩里霍华德的一家之言。他还说,要想对景观与文化追本溯源,须先从定位景观设计学开始。

佩里霍华德说,景观设计学这个词是1828年提出的,在1868年作为专业术语开始引用。到19世纪人们把造园家当作施工者,把景观设计师当作设计者,从而引发一种思想称景观设计学是一种为人类装饰土地和娱乐的文化。50年代,人们把景观设计学定义为安置土地,并以满足人们的使用和娱乐为目标。1975年,景观设计学的定位是设计、规划和土地管理的文化,通过文化和科学知识来调节自然与人工元素,并考虑资源的保护与管理。1983年,景观设计学的定位是通过文化艺术和科学手段来研究、规划、设计和管理自然与人工的专业,从业者以科学理念调节人与自然的关系,并考虑对自然的保护,建设对人类资源的保护和利用。现在,我们认为景观设计学的内容,涵盖了景观的保护、发展和促进,可行性研究,工程的成本计算和社会文化的融合等等,其中,不可或缺的占据重要位置的当属文化理念,如何运用旧文化发展新景观的问题。

合理运用旧文化,包括城市特色、文化传统、民族习惯等。在旧文化的基础上融合现代设计元素是当代景观设计师的创作意识。那么,这种意识能给50年后的景观文化带来怎样的变革呢?

对此,佩里霍华德有一个合理的预测。他说,50年后景观设计师能解决土地和水的问题,让那些被破坏和污染了的城市得以复建。为了这个想法能够变成现实,目前景观设计师要做的是,完善老城区与新城区的绿地系统和水系统,驾驭城市的生态系统,让人与城市、文化、自然和谐相处

世界权威景观大师解读景观文化

。到那时,景观设计师将得到全人类的拥护,并成为土地、人类个体和文化的管理者。

设计师不能忘记的知识

作为景观设计师,不能忘记的知识是什么?盖格一出场便给与会者留下悬念。景观设计师不能忘记旧文化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这个财富就是经验。盖格具体地说,旧文化经验就是告诉人们关于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现在,我们常常看到的现象不是可持续发展,而是本末倒置。盖格举例说,譬如社会、环境、经济本应是交集的关系,社会只是其中的一个集而已,自然环境在里面起到较大的作用。但事实并非如此。在现实社会中,我们常常看到的现象是经济主导一切,它决定着自然发展和人们生活的态度。另外,通常我们所理解的水和景观规划设计是一个领域,它们主要集中在环境和社会这两个子系统的交集里面,如果从经济方面想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的话,就会发现水资源和景观规划设计可以作为三者共同的一个交集。这就说明水循环管理不仅是精神问题,也是一个关于经济和政治的问题。但现实是水、景观与经济是脱节的,导致宝贵的水资源大量的流失和浪费。

盖格给当代景观设计师一个忠告:不能忘记旧文化思想,更不能忘记在生态课上学到的知识。景观设计不仅是为了装饰城市,还要带给城市安全、健康、舒适的环境。不要一味地追求景观的外形美,而忽视水资源的利用和管理,当洪水侵袭的时候,不能发挥雨洪管理的作用,给城市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大禹是中国首个景观设计师

一位中国景观设计师曾经谈到:大禹治水说明了一个事实,大禹是中国第一个景观设计师。盖格因此记住了两个中国人的名字,一个是大禹,另一个是俞孔坚。因为这句话正是出自俞孔坚之口。

俞孔坚向来是中国景观事业的先锋人物,他常常语出惊人。这不,刚刚以一句中国的景观设计学必将是世界的景观设计学而众所周知,又提出一堆令人惊愕的数字。

过去20年里,中国很多城市的GDP增长率都高得惊人,但是每年由于环境和生态退化所造成的损失高达7﹪-20﹪,这相当于、甚至高于每年的GDP增长率。现在,我国600多个城市中,有400多个城市缺水,70%的地表水被污染;虽然我们有世界21%的人口,但只有7%的水资源和7%的土地资源,我们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机。景观设计就是要解决人地危机的科学,是一门生存的艺术,是旧文化留给我们的遗产。

目前在中国大学里,极少开设景观设计学这一学科,现在已到了景观设计学扮演主要角色的时候了。中国现在正处于重塑城乡景观的关键时刻。城市化、全球化把景观设计推到了应对挑战的前沿,这些挑战包括:寻找解决能源与环境危机的方法,重拾文化身份,重建精神与土地的联系。

俞孔坚的言论给我们提了个醒:难道现代人的景观文化和意识还不如大禹吗?

(毛文月)

随机文章